朋友叫大鸟,顾名思义,鸡鸡大,从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勐的外号。 我和大鸟关系一直很好,保持到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, 依旧是好朋友。 大鸟很照顾我,有好事都愿意和我分享,包括女人。 不过并不是和我分享同一个女人,他找妹子约炮都顺便帮我问一下妹子有朋友一起来不, 如果有就带上我。 至于我能不能打上一炮,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。 其实这样的机会很难得的,要么是妹子只有自己一个人出来玩, 要么是妹子的朋友看不上我。 唉,只怪自己没有大鸟那样天赋异禀,胆大心细。 有一天接到大鸟的电话,说微信约到一妹子, 是市里面的愿意带朋友来我们县里玩,要求是给她们做导游, 带去爬山游玩。 大鸟说这回很有戏的,因为微信聊的时候感觉妹子比较开放。 我也没想太多,毕竟一次没成功过。 就想能上就上,不能上就陪着玩几天也没关系, 怎么说也是有美女作陪。 两个妹子如期而至,经介绍,大鸟的相好叫小婷, 小婷带来的妹子叫小涵。 小婷年纪29岁左右。 倒是小涵,才26岁,我的天,我担心人家妹子小, 真心来游玩的不是来打炮的。 小涵不高,164CM不到,身材稍微有点丰满,但不算胖, 一头直发相貌一般,也不丑,但是那胸,太夸张了, 可以用豪乳来形容了好大啊,都不知道是E还是F。 虽然是凶器,但是年纪小了点,也不漂亮,就对小涵失去了性趣。 倒是小婷,160CM左右,漂亮,身材好,前突后翘, 感觉胸有C大皮肤很白,小S式的短发,露出漂亮的脖子, 穿着紧身牛仔裤宽松的上衣,香肩微露,我瞬间就被征服了, 可惜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何况大鸟对我这么好。 我们带着妹子到旅馆放行李,开了两间标间, 自然大鸟领着小婷去了一间我就领着小涵去了隔壁间。 小涵竟然没有表现出惊奇或者不愿意,难道来之前她们也商量好了?我失去的性趣又回来了。 大鸟进门前冲我说: 「一会好了我来叫你。 」 「嗯。 」我领会到大鸟言下之意就是要先发展发展。 我看见小婷竟然冲我妩媚一笑,就跟大鸟进去了, 瞬间的四目相交让我心头一热。 我帮小涵放好行李,我看小涵有些沈默, 我就主动找些正经话题小妹子应该要慢慢来, 瞎聊开了。 边看电视边聊,聊着聊着,小涵也放得开些了, 开始有了笑容笑起来其实也还蛮好看。 我主动靠近小涵,她也没什么抗拒,我就进一步试探, 手放在了小涵的腰上轻轻上下抚摸着,她还是没有抗拒。 摸着摸着,我慢慢的往上摸,摸到了胸,不过没敢捏, 等待着小涵的反映她还是专心看电视,没有不自然的表情。 我轻轻的揉了起来,从胸的侧面揉到了正面, 小涵打开我的手 说: 「拿开你的色爪子。 」 我感觉小涵并没有生气,只是假矜持罢了。 我把小涵推到,吻住了她的双唇,舌头探了进去, 探寻着她的舌头。 双手抚摸着她的豪乳。 小涵有所挣扎,一点力气都没用的挣扎,我自然没有理会, 一只手继续隔着衣服摸胸一只手往肚子以下摸去。 小涵似乎也动了情,舌头也着急的迎接我的舌头, 我以为差不多了手就伸进了小涵的牛仔裤里, 她突然用力把我推开 说: 「那里不行!大姨妈来了。 」「什么?」我心都碎了,大姨妈来你干嘛出来玩。 「真的。 」小涵自己伸手进去,拔出来的时候,两指红色。 我失望了,算了吧,好不容易碰到个可以上的, 又泡汤了。 没有那种命啊——后来大鸟就来敲门了,说先去吃饭。 一行4人就到附近小饭馆,点几个菜,几瓶啤酒, 小婷竟然提议喝白的就又点了一瓶白的。 我心想,尼玛老子可喝不了那么多酒。 大鸟示意我不用担心,有他在。 中途两妹子去洗手间,大鸟问我,刚才发展到什么程度了。 我说,就亲亲摸摸而已,她大姨妈来了。 大鸟大笑,说,哥对不起你,哥下次再给你物色一个。 说来也奇怪,小婷似乎对我更感兴趣,总是要和我干杯, 啤酒喝完了喝白酒,我酒量实在不行,2杯白酒下肚, 已经开始晕了想睡觉了。 隐约听见小婷嘲笑我不行。 唉,哥真不是出来玩的人,惭愧啊。 后来就不知道了,我睡着了。 饭后,我被大鸟扶回旅馆,我倒头就睡了。 期间模模煳煳的醒来,看见小涵给我拖鞋,脱衣服, 盖被子还挺会照顾人。 半夜我被电视声音吵醒,看见小涵还没睡,在另一张床躺着看电视, 我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我起身要喝水, 小涵说: 「我来吧。 」小涵起来倒水,我看见她只穿了内裤,浑圆的肥臀, 一件宽松的大T恤还是真空。 小涵盘膝坐在床上,也没盖被子,隐约看见私处的小内裤, 我色心又起 说: 「小涵,头有点疼, 你有药吗?」我真是人才尼玛人家能有什么药, 找借口都不会。 「没有,我帮你按按吧。 」小涵就坐了过来,我躺着让她按摩头部。 「你怎么会按摩的?」按得真心不错,一会就精神抖擞了。 「以前学过,到按摩中心上过班。 」 我一听见按摩中心, 心想是不是特殊服务的小姐?我说: 「那你有跟客人发生点艳遇吗?」说着, 我把手放在她大腿上摸了起来。 小涵一手打开, 说: 「都说来大姨妈了, 你还来!」 「哎哟你这么漂亮,皮肤又好, 忍不住想摸摸不做就行了嘛,我又不强迫你, 就摸摸嘛。 你在按摩中心上班,有没有被客人强迫过?」 「没有, 我那是正规中心只按摩,没别的。 你都想什么呢。 小婷姐厉害,经常逗得客人开心,客人给的小费很多。 你小费多吗?」说话间,我又摸了起来,这回小涵没阻止了。 「不多,我又不漂亮,又不会说话,基本没有回头客。 」「哪里,我觉得你很好看啊,声音又好听, 又年轻皮肤水嫩水嫩的。 」说着在小涵屁股上捏了一把。 小涵羞笑,可能真没什么人称赞过她漂亮。 我一手把小涵拉下来抱住,亲了她一下, 说: 「我们不做爱就亲一下。 你真的挺好看的,尤其是笑的时候,看见你的嘴唇就忍不住想吻。 」 说着我就吻了上去,小涵伸出舌头迎接, 香唇蜜舌入口甜腻,满口青春的味道。 小涵的唿吸开始急促,我把她的大T恤撩起来, 看见了波涛汹涌的凶器。 真大!一手都抓不过来。 大但是不下垂,还是粉嫩的乳头,果然年轻无敌啊。 我轻轻的揉搓豪乳,轻舔着她的耳朵, 说: 「小涵, 你好美我想吃奶,可以吗。 」我就喜欢这样,明知道可以,我就是要故意问一下, 女孩子都会又羞又气这要回答起来多淫荡啊。 小涵脸红,羞笑, 装作生气道: 「你都看了都摸了, 还问!」 我用食指挑逗小涵的乳头用力揉着, 亲吻她的脖子小涵呻吟了起来, 我说: 「可不可以嘛。 」 「啊……可以……」 「可以什么?」 「你……啊……吃奶啊……」我一听, 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翻身把小涵压在身下,一口咬住硕大乳头, 张大嘴用力把乳房吸进嘴里舌头在乳头边打转, 手用力的揉着。 小涵用力推开我,可是推不开,我继续吮吸这乳头, 左右开弓捏着乳房,用乳房蹭我的鼻子,用力闻着, 真是一对大宝贝。 我松开豪乳,亲吻小涵的脸庞, 说: 「我弄疼你了?」 小涵喘着粗气, 说: 「没有就是有点受不了这么刺激。 」 「那你喜欢这样吗,舒服吗?」小涵一脸通红, 说: 「舒服喜欢,别用力咬,咬坏了。 」我轻轻的吻着她的乳头。 这回开始细细品味着,舌尖挑逗,含在嘴里吮吸, 轻轻的像是品味一个世间罕有的仙桃,香甜滑嫩, 入口即化白里透红,红中一点,俏丽美艳,随着唿吸起伏, 波涛汹涌正品得入神, 小涵说: 「别弄了好吗, 我也想要了可是不方便。 」 「好吧,不弄了,虽然我下面也受不了了。 改天吧。 我去洗澡,你先睡觉吧。 」我起身去洗澡了,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,人家怎么也是个女人, 虽然是出来玩的但是也不能说别人是烂货,对我来说, 即使是炮友,也要有对彼此的尊重。 洗澡出来,小涵示意我和她睡,我们聊聊天, 相拥而眠。 隔天,我们去爬山,我和大鸟都带了单反, 给两妹子拍照。 走得差不多了,大鸟提议让我们兵分两路,自由活动。 我明白大鸟这个种马又准备野战了。 可惜我的小涵啊,你为何挑这个时间来大姨妈—— 和小涵走累了, 坐在草地上休息 我说: 「你来大姨妈,爬山吃得消吗?」 「还行。 」 「对了,我有巧克力,给你吃吧。 」以前女友和我说,来大姨妈吃巧克力,会舒服一点。 我特地给小涵买的。 小涵很惊讶, 说: 「谢谢你。 」说完亲了我一口,开心得像个小孩子。 我和小涵走到一片小树林,爬山的人分两路走会在这里会和, 缺不见大鸟和小婷。 可能他们没这么快,说不定再野战呢,我说走慢点, 等等他们。 来到一处草丛树木茂密处,我发觉丛林深处有响动, 我心想肯定是有人野战我示意小涵不要发出声音, 去偷窥—— 我领着小涵摸索着往声音方向走去 我们看见了大鸟和小婷!大鸟正抱着小婷狂吻 手伸到衣服里抚摸着。 「嘘,好像有人。 」小婷停下说。 我和小涵赶紧趴低头。 大鸟四处张望,没发现我们,又继续抚摸。 「小心别被发现了。 」我悄声对小涵说,小涵也显得格外兴奋,连连点头。 我也是第一次偷窥,还是野战,鸡鸡不由的勃起了。 可以看得见大鸟的手在小婷胸前揉搓着,亲吻她的脖子, 另一只手伸进小婷的裤子里 说: 「湿了—— 」 「快点, 小涵他们估计也快到了。 」 小婷也是一脸的兴奋,解开裤子,退到膝盖处, 翻身趴着白晃晃的臀部,我的双眼不由自主的睁大看着。 大鸟没有脱裤子,拉开裤链,掏出坚硬硕大的鸡鸡, 扶着小婷的腰插了进去。 小婷轻声嗯了一声,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。 大鸟快速的抽插起来,小婷忍着呻吟,只发出细细的「嗯嗯」的声音。 我对小涵说: 「小婷的屁股没你的好看。 」小婷的屁股比小涵的要瘦,我想肉感一定没有小涵的好。 「讨厌,你又没看过我光屁股。 」小涵娇羞到。 「没看过光的,摸过了,摸得出来。 」我伸手隔着裤子摸着小涵的肥臀。 小涵也不阻止,专心的偷窥。 大鸟一直狂插勐操,没一会就射了,可能野战太刺激了, 速战速决。 明显看见小婷并没有高潮, 小婷说: 「晚上你要伺候好我了, 讨厌。 」「没有问题,这里太刺激了,控制不了,你让我快点的。 」 趁大鸟他们整理衣服,我和小涵已经逃离现场了。 没一会,大鸟跟上我们,我和小涵冲他们两坏笑, 小婷一看就知道我们发现他们野战了竟也不害羞, 经过我身边还悄悄摸了屁股一把。 她是勾引我呢?还是勾引我呢?还是勾引我呢? 我顿时鸡鸡又充血了, 顶着牛仔裤难受我用手隔着裤子挪了挪位置。 我搂住小涵的腰,轻轻抚摸着,释放一下心中的慾火。 晚上下山回到旅馆,一关房门,我就受不了, 把小涵按到墙上吻了起来,小涵也热情的迎接着, 两条火舌像蛇一样缠绕。 抚摸着小涵的胸, 我说: 「我受不了了, 怎么办。 」 小涵隔着裤子抚摸着我肿胀的鸡鸡, 说: 「我给你口一下吧, 你先去洗洗。 」 我立马冲进浴室,脱了裤子,用香皂洗干净, 挺着坚硬的鸡鸡就走了出去。 小涵在床上坐着,我走到她床前,示意她跪着给我口。 小涵跪下,扶着我的鸡鸡,亲吻着龟头,一手撸着, 一手抚摸蛋蛋我忘情的啊了一声,我往前挺了挺, 小涵会意把整只龟头含住,好热,好舒服。 看来小涵很有经验,一点齿感也没有,用力吮吸着龟头, 舌头时而轻舔马眼时而绕着龟头打转。 我忍不住按住小涵的头,不让她拔出来, 慢慢挺进去抓住小涵的头抽插起来,不一会, 我就射了全射进小涵嘴里了。 鸡鸡在小涵嘴里慢慢软掉,小涵吞下精液,继续吮吸着软掉的鸡鸡, 把鸡鸡舔干净了 说: 「舒服吗?」我跪下抱着小涵, 说: 「对不起刚才太兴奋了,没忍住,没弄疼你吧。 」 「没关系,这是奖励你的—— 」小涵羞笑道。 越发觉得小涵是一个,可爱,体贴,温顺的女孩。 有点喜欢她了。 小涵起身去洗澡,我没穿裤子,坐在床上看电视, 这时有人敲门我套了内裤就去开门了,竟然是小婷。 她是来找小涵拿东西的,临走时,忽然一脸坏笑, 悄悄在我耳边说: 「我闻到精液的味道了—— 」 说完 伸手隔着内裤抓了我鸡鸡一把就走了。 尼玛要不是你是大鸟的,我真想把你推到了。 晚上睡觉的时候,小涵又给我口了一次, 摸摸亲亲就睡觉了。 口交虽说是舒服,但怎么也比不是真枪实弹做爱。 晚上睡觉鸡鸡总是高高勃起,难受死了。 很不甘心的睡着了。 以为一夜无事,没想到被小涵撸着我的鸡鸡撸醒了, 此时天刚微亮这时候的鸡鸡更是一柱擎天的晨勃时刻, 格外的坚硬和粗大。 小涵说: 「大姨妈走了—— 」说完含住龟头, 吮吸起来。 我一听,睡意全无,示意小涵别口了,现在口交已经满足不了我冲天的慾火。 我让小涵坐上去,小涵扶着鸡鸡,缓慢坐下的时候, 敏感的龟头彷佛干渴的树苗贪婪的吸收着小涵的淫水, 好滑好软,好热,已经全根插入,小涵的蜜穴好紧好紧, 年轻的妹子就是不一样。 晨勃的鸡鸡更是不一样,无比坚硬,好像小涵是插在木棍上的棉花糖似的。 小涵轻轻的扭动着肥臀,把衣服脱掉,露出美艳无比的豪乳, 好美没想到小涵脱光后如此美丽,瞬间给普通的外表加分不少。 硕大的乳房随着屁股的扭动而抖动着,我情不自禁的挺起胯部, 冲击着小涵的蜜穴让豪乳抖动得更快,漂亮的视觉体验啊。 小涵说: 「你别动,我来—— 」 说完, 把头发往后拨弄半趴在我胸前,一对蜜桃在我眼前, 晃动。 小涵的臀部抬起,缓缓放下,被女人干的滋味, 真是太舒服了。 我稍微抬头就能啃到跳动的豪乳,舌头追击着乳头, 前后诱惑太舒服了。 小涵加快了节奏,肥臀卖力的摆动着,渐渐的小涵满脸通红, 轻声呻吟着我也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如此待遇。 小涵的屁股越摆越快,呻吟也大声起来,我双手抓住跳动的豪乳, 用力揉搓小涵直起身子,一上一下快速的坐着鸡鸡, 双手抓住我的手用力按着她的豪乳, 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 「要来了, 啊……啊……要来了!不要停!啊……啊……啊」我心想是你在干我呢 还叫我别停。 此时受到小涵的淫叫刺激,我感觉也快射了, 我也呻吟着叫了起来 喊道: 「快点, 快点再快点,要射了,要射了!」 在两人的叫喊声中, 小涵忽然软了下来趴在了我身上,看来她高潮了, 我也精关失守尽情的射了,鸡鸡还没有软,在蜜穴里一跳一跳的, 射个不停太舒服了。 小涵的阴道也一跳一跳的收缩着,夹着我慢慢疲软的鸡鸡, 渐渐的把软掉的鸡鸡挤了出来精液,淫水,顺着流到我的夸下, 热热的。 我们都不愿意动了,感受着这美妙的时光。 天亮以后,我们又做了一次。 小涵和小婷就要回去了。 我有点舍不得,似乎喜欢上了这个普通的小女孩。 走之前,相约下次到她们的地盘去玩。 我们当然非常愿意。 她们走后,大鸟问我,昨晚搞了吗。 我说,搞了。 大鸟开心,说,啊哈,没浪费啊,过几天我们去她们那边玩吧。 再多搞几次——期间我和大鸟都分别跟自己的妹子有联系。 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是大鸟跟小婷竟然确定了关系, 从炮友升级为男女朋友了!我跟小涵也只是偶尔聊聊 还维持在炮友的关系。 其实我也想小涵做我的女朋友,只是对小涵还没十分了解, 也许人家也只是想玩玩而已。 有一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,百无聊赖,我给小涵打电话, 说: 「你要睡觉了吗?」 「睡了没睡着呢。 」 「我想做爱了,怎么办。 」 「呀,你个色狼,一到晚上月亮出来就想女人是不是—— 」 「我只想你。 」 「真的吗?」 「真的。 」 「嗯,啊,哦,其实我也想你。 」 「想我什么?」 「额,不知道—— 那你想我什么啊?」 「我想你的咪咪—— 」 「呀, 你个老色鬼你只是想女人,都不是想我,哼。 」 「难道你就不想那天晚上我们做的事情?」 「哼, 不想。 」 「你不想你在我身上,扭动着屁股的时候, 是多么的诱人多么的舒服吗?」 「你才舒服, 累死我了。 别说了,别说了,我……我都湿了。 你让我现在怎么办!」 「别急,我教你。 你把手,伸进裤裆里,抚摸你的阴毛,痒吗, 再往下一点抚摸小MM的两处,是不是很刺激。 」 我用缓慢的语气,喘着气,掏出自己的鸡鸡, 边撸边说。 我听见电话那头的小涵,也已经开始喘着粗气了。 这让我无比兴奋。 「现在你慢慢的把内裤脱掉,脱掉了吗?」 「啊……脱掉了, 然后呢?」 「然后你把食指放在口中含一下, 蘸多点口水。 」我听见小涵吮吸手指的声音,我被我自己营造的画面强烈的吸引着。 「蘸了好多了,好滑。 」小涵更是娇喘连连。 「你慢慢的把手指贴着皮肤,从嘴边,顺着中间下滑, 经过你的乳沟肚脐,一路来到小MM面前,小MM流水了吗, 轻轻在洞口抚摸一下。 」 「流水了……洞口好滑……我要进去, 可以吗老公。 」 「不行,你在洞口蘸点淫水,涂在阴蒂上, 轻轻揉捏。 」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,我受不了了。 」小涵呻吟了起来。 我用力撸着,闭着眼睛想象着插入小涵的蜜穴。 「慢慢伸进去吧,慢一点,舒服吗?」 「好舒服啊, 啊……」 「再慢慢的抽动你的手指想象着是我的鸡鸡, 一进一出。 」 「啊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」 「现在, 换成两根手指再插进去。 」 「两根了,好紧,好舒服,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「用力, 加快速度两根手指扣挖这你的肉壁。 是不是很刺激,很舒服啊。 」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爽啊,老公,你再用力点, 快点快点!啊……」小涵的叫声让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撸管的速度, 我也叫了起来。 「啊……我也好舒服,老婆,你好棒……好滑, 好多水我口渴了,我想喝,可以吗。 」 「好……啊……老公,舌头伸进去,啊……」 「我的舌头伸进去了, 好甜怎么这么甜呢,我舔着你的阴蒂,舒服吗?」 「舒服……老公, 我要鸡鸡快插进来,啊……快点……」 「我插进去了, 我要用力了老婆,老婆,你好美,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, 我在用力的抽动我受不了了,要射了,要射了, 老婆我要冲刺了!」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老公, 快快,我也快了,你用力点,插深一点,嗯……」 「老婆, 老婆好舒服,你好棒,老婆,我爱你,我要射了!」我已经控制不住了, 快速的撸着鸡鸡满足的啊了一声,我射了,不小心射了一被子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老公,我也爱你, 啊……啊……」 「好玩吗?」 「好玩 床都弄湿了……讨厌。 」 「我也射了一床,你也讨厌。 」 「哼,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玩。 」 「过几天吧。 」 「好吧,我睡觉了,晚安。 」 「晚安。 」 原来电话做爱,也是挺过瘾的,比自己撸满足得多。 距离上次见面,已经2个月了,我和大鸟来到小涵和小婷的城市玩。 回旅馆缠绵了一下,来不及做爱,就要去吃饭了, 我让小涵先到大堂等着我先把今晚激情要用的东西准备好, 一瓶老酸奶。 我放在冰箱里冻着,看着酸奶我的鸡鸡都硬得不行了。 出门搭电梯,看见小婷也在等电梯, 我说: 「大鸟呢?」 「在房里呢。 」 「哦。 」 「在清理精液—— 」小婷凑到我耳边说, 吹着气。 我笑笑,没有说话,裤裆里的鸡鸡又翘得老高了。 这荡妇,一天到晚勾引我,大鸟怎么要她做女朋友?进了电梯, 小婷突然抱着我吻了起来,湿漉漉的舌头舔着我的嘴唇。 她说: 「你想和我做爱吗?」说着小婷把手伸进我的裤裆, 抚摸着我的鸡鸡。 「你想什么呢,精液都流出来了。 你想干我是吗?」小婷魅惑的眼神,性感的红唇, 妖艳的舌头看得我心痒痒。 我试图推开推开小婷,她的手还在我裤裆里摸着, 说「你是大鸟女朋友!」 「女人如衣服, 兄弟如手足你不会不懂吧。 想干我吗,想4P吗,很好玩的。 」 小婷用力握着我的鸡鸡,听见4P,让我快感十足, 我把她的手拔出来太刺激了。 小婷又说: 「我跟小涵说大鸟的大鸡鸡, 小涵都流水了。 」 小婷那淫荡的样子,让我真想操死她。 可是听见她这么一说,我瞬间跌落冰点,难道小涵想跟大鸟做爱?她想4P?不行, 我接受不了我逃出了电梯。 见到小涵,我已经闷闷不乐。 一路上我都没说话,小涵见我闷闷不乐, 以为我不舒服。 我想问她,却不知道怎么问。 我又不是她的谁,她又不是我的谁。 出来玩,何必介意这么多呢,不能太认真了。 不开心的玩了天,晚上回到宾馆我洗了澡就睡觉了。 小涵洗澡出来,发现我睡觉了,钻进被窝,从背后搂着我, 吻着我的脖子 说: 「你好点了吗?哪里不舒服?」 「没什么,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。 」 小涵吻着我的后背,脖子,抚摸着我的鸡鸡, 说「想做爱吗?」 小涵翻身压着我,脱掉浴袍, 露出赤裸的酮体散发着性感青春的气息,如此诱人, 如此美丽我勃起了。 我想起今天小婷说的话,怒从心来,兽性大发, 我把小涵抱起放在窗台上,让她趴在窗前,我从后面扶着小涵的肥臀, 插了进去自顾自的用力抽插,枪枪到底,用力撞击着两片臀肉, 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我把窗帘拉开,继续用力撞击, 小涵痛苦的叫了起来 说: 「你干嘛!外面要看见的!啊!啊!好痛, 不要你……好痛!啊!啊!啊!」 我不管她, 看着小涵痛苦的皱褶眉头痛苦的叫着,似乎更刺激了我的兽性, 耳边想起小婷的声音「小涵想和大鸟做爱,小涵是骚货, 荡妇想4P。 她想着大鸟的大鸡鸡,流了好多水。 」我用力撞击了几分钟,仍然没有想射的感觉。 只有愤怒,只有慾望。 「求求你,别这样,啊!好痛!啊!啊!不要!不要啊!」小涵想反抗, 我一只手用力的按着她的背不让她起身,一只手抓住她另一只脚, 提起来让她只能一只脚站着,无法反抗,用力撞击着她的蜜穴, 小涵哭了起来苦苦的哀求我。 我最后勐击几下,射了进去,发泄完我全部的兽性。 我独自进卫生间清理下身,回来自己睡觉了。 小涵起身,擦着眼泪,进卫生间久久不出来。 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睡衣,关了灯,到另一张床上睡觉了。 过了许久许久,我依然没有睡着,我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 发觉自己真是禽兽。 自己的愤怒是被小婷激起的,跟小涵无关, 而小婷说小涵的事也没有依据也许是我错怪了小涵。 冷静下来后,觉得很对不起小涵。 我抹黑爬到小涵床边,钻进她的被窝。 小涵背对着我,我轻轻的把她翻过来,发现小涵并没有睡着, 眼睛还流着泪水我抱着她, 说: 「对不起, 我错了。 」 小涵一下子哭了起来,抱着我,捶打我的后背, 说: 「你干嘛要这样你知道吗,我喜欢你。 」 我一听,我也流下了眼泪。 我把今天在电梯里跟小婷的事情和小涵完全说了一遍。 小涵生气的拍打着我。 说: 「我没有,她是有跟我说过这些话, 可是我没有想和大鸟做爱!你把我当什么你觉得我是出来卖的女人吗, 你看不起我吗?」 「对不起我喜欢上了你, 所以我听到小婷这么说我很不开心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, 我不想只是玩玩只是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我担心只是自己一厢情愿。 」 「不,你不是一厢情愿,我也担心你觉得我是坏女孩, 看不起我……」 「不管你是不是坏女孩我喜欢现在的你, 我觉得你现在很好是个好女孩,体贴,温柔, 会照顾人我希望将来你可以一直做我的好女孩, 女朋友。 」 我紧紧的抱着小涵,吻住了她的双唇, 说: 「好吗?」 小涵露出了笑容 娇羞的说: 「好!」 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 小涵忘情的抚摸着我的后背我脱掉小涵的睡衣, 轻轻抚摸着她的豪乳手指挑逗着她的乳头,小涵开始轻声呻吟, 我的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抚摸着她的私处,嘴巴一路游移到仙桃上, 一口要住乳头吮吸起来。 我脱掉内裤,露出坚挺的鸡鸡,小涵也自己脱掉内裤, 美丽的酮体在灯光下显得细腻诱人,甚至可口。 「老婆,我让你尝点新鲜的玩意—— 」 「什么?」我从冰箱里拿出老酸奶, 打开倒了一点到小涵的乳头上,受到冰冷的刺激, 小涵轻轻的啊了一声我马上用我的热唇吻住乳头, 把酸奶舔干净。 一冷一热的刺激下,小涵闭着眼睛享受着, 含着自己的手指。 我说: 「舒服吗?」 「嗯嗯,舒服, 好吃吗?」小涵微张眼睛一脸的满足。 「好吃—— 」我又把酸奶倒在另一个乳头上, 贪婪的啃着。 小涵双手抓着我的头发,啊啊的呻吟着。 我一路吻到妹妹处, 说: 「来点刺激的!」我把小涵的屁股抬起, 把酸奶倒在蜜穴上突然袭来的冰冷,跟热热的蜜穴冲击着, 小涵浑身打了个颤满足的轻叹一声。 我用手掰开蜜穴,再倒下酸奶,让酸奶留到蜜穴里, 小涵的蜜穴一张一合好像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酸奶。 小涵的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,眉头紧皱, 说: 「啊!啊!好冰!受不了了嗯……啊……」 我放下小涵的臀部, 把头埋在两腿间整个含住蜜穴,轻轻是吮吸着, 酸酸甜甜的舌头伸进蜜穴里,把里面的酸奶引出来, 嘴巴用力吸着。 小涵呻吟着,双腿夹着我的头,双手抓住我的头发, 说: 「嗯……啊太舒服了,老公,你去哪里学的。 」 「色中色里学的。 」 我掰开小涵的双腿,轻轻吮吸着阴蒂, 手指伸进蜜穴扣挖蜜穴里的淫水,和着酸奶缓缓流出, 我有嘴巴接着舌头探索者,贪婪的吃着淫水酸奶, 又含住蜜穴用力吮吸,一滴不剩的把蜜穴舔的干干净净, 粉粉嫩嫩。 看着满脸通红的小涵, 说: 「老婆,我也要玩。 」 小涵示意我躺下,我的鸡鸡翘得老高, 小涵把酸奶从龟头倒下冰冷没有让我的鸡鸡软掉, 反而好像更坚硬了直挺挺的,小涵就着酸奶用手撸着我的鸡鸡, 冰凉的感觉贯穿全身撸着撸着冰凉的感觉没有了, 剩下发烫的红白色鸡鸡小涵又倒下酸奶,又一阵冰冷, 接着一口含住龟头舌头搅动着酸奶,在龟头上打转, 好刺激啊忍不住呻吟起来。 「没想到男人呻吟也很好听的,哈哈。 」小涵舔着鸡鸡说。 小涵含住鸡鸡,缓缓的吃下去,我感觉鸡鸡顶到喉咙了, 那里柔软舌根龟头顶在嘴里,好想射啊。 小涵一上一下的吃着,手撸着鸡鸡的根部,另一只占有酸奶的手抚摸着我的乳头, 好舒服。 我感觉快要射了, 说: 「要射了!」 小涵喊下半根鸡鸡, 手快速的撸着射了,我忘情的大叫一声。 小涵又整根含住,我的鸡鸡在她嘴里跳动,射精, 全射进小涵嘴里。 小涵吞下精液,用舌头给我清理鸡鸡,酸奶精液都舔的干干净净, 鸡鸡又勃起了。 二话不说,抱起小涵就干了起来。 这一晚,前后干了5次。 最后我和小涵都累到干不动了,才满足的睡去。 最后一天,由于我们玩的地方跟住的地方已经隔了很远, 就换了一个旅馆事先没订房,结果只剩下一间标间了, 没办法只能4个人挤一间了。 吃饭的时候,我坐立不安,4人一间?今晚会发生什么呢?4P?不行, 我可没这么开放。 小涵看出我的心思,悄悄对我说,别想不该想的, 你要是想干小婷那人家大鸟也要干我,你愿意吗?我说, 我一百个不愿意。 倒是不介意你们两个伺候我。 小涵踩了我一脚,说,你很想么?那晚上你找小婷伺候你。 我睡觉。 哼。 我说,想想而已,我不喜欢她——吃饭的时候喝了些酒, 大鸟这几天也玩得很开心喝得很多,都要喝醉了, 自从上次喝酒后的表现小涵坚决不让我喝那么多。 这回没醉了。 晚上一行4人,回到房间。 大鸟已经8分醉了,进门就当我们不存在,一边吻着小婷, 一边脱她的衣服推到在床上就已经两俱光熘熘的身体了!大鸟的巨物我早已经习以为常了, 我盯着小婷的裸体看她在大鸟的身下呻吟着。 小婷脱光后显得瘦了点,没有那么诱人,不过毕竟没见过, 还是看得流口水了。 小婷的乳头是褐色的,胸型不错,就是感觉屁股肉少了点, 骚穴瘦了点。 看来还是我的小涵好。 在小婷的呻吟声中,我吞了吞口水,把小涵推到, 胡乱的扒光彼此的衣服小涵似乎也受环境影响, 还没开始就已经喘粗气了我一顿乱吻,乱摸, 以及顾不得那么多了在我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, 发现我的鸡鸡竟然还是软的。 这是怎么回事? 「我帮你口口。 」小涵善解人意到。 悲剧的事情发生了,无论小涵怎么口,我也硬不起来, 小涵怎么挑逗我也还是硬不起来。 后来,我用手给小涵解决了。 高潮了几次。 扣得小涵叫得不行了。 两个女人一起叫床原本是多么幸福的事情, 而如今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。 最后听见小婷大叫一声,我知道她高潮了。 小婷起身起洗澡,大鸟看样子已经沦陷了,直接睡着了。 我和小涵洗了个鸳鸯浴。 我说: 「老婆,对不起,我今天没表现好—— 」 「哪里, 你手指表现得不错。 」 「奇怪,不知道怎么回事,硬不了。 」 「你是不是想干小婷。 」 「这……好像没想。 不过他们在旁边,我好像专心不起来。 」 「不许想。 」 「好,好。 」 洗完澡出来,我们就进被窝睡觉了,小涵在被窝里脱光了, 说: 「方便你半夜想要了好做。 」真是体贴的好老婆。 我抱着小涵,睡着了。 果然,半夜的时候,我醒来发现鸡鸡钢棒一样硬着, 我轻轻的抚摸着小涵手伸到私处抚摸,扣挖着, 慢慢的蜜穴里流出水来我轻轻的咬小涵的乳头, 小涵嗯了几声就醒了 我说: 「老婆,我想做爱了。 」 说着我把小涵压在身下,把她的双腿掰开, 撑成M字型蜜穴飘来阵阵芳香,我的鸡鸡在小涵两腿间, 摩擦着趴到她身上,吮吸着豪乳。 我慢慢的插了进去。 一开始小涵还不敢叫太大声,怕吵醒那两人。 只是忍着叫声,嗯嗯嗯的呻吟着。 这时,我看过隔壁床,小婷已经醒了,坐在床边自慰!一手搓着自己的胸, 一手抚摸着自己的骚穴。 这画面更挑起我的性慾,我更用力的抽动,小涵已经忍不住不叫了, 忘情的叫了起来满脸通红,双眼迷茫。 雯雯走了过来,她趴在小涵身边,小涵看见她, 也惊得睁大了眼睛不过没有说话。 小婷吻了小涵,小涵想抗拒,呜呜哦哦的从嘴里发出声音, 小婷按住小涵手继续吻着,吻到了耳朵,吻到了脖子, 吻了小涵的乳头双手轻轻揉搓着。 小婷屁股就在我旁边,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起来, 好滑我摸到了小婷的屁眼,用力的按了一下, 小婷啊的轻声叫起来回头冲我一个妩媚美艳的一笑, 我感觉一股热流从心里流向鸡鸡处我加快速度抽插着, 小涵紧皱眉头欢快的呻吟着。 小婷面对我跨坐在雯雯肚子上,和我吻了起来, 我双手抓住了小婷的乳房手感不错,结实又滑嫩, 我伸了一只手到小婷的蜜穴处淫水四溢,我用手指插了进去, 用力扣挖小婷呻吟了起来,双手抓着我的后背, 我下身用力撞击着小涵的蜜穴小婷翻下身,用手指蘸了点口水, 抚摸着小涵的阴蒂加上我的撞击,小涵很快就高潮了, 在三人的叫喊声中小涵高潮了,全身都软了, 这时小婷在一旁趴着屁股翘得老高,摇摆着, 回头对我放电我的鸡鸡还没有软,我从小涵的蜜穴拔出, 对准小婷的骚穴一根到底。 快速用力的抽插,双手捏着臀部,拍打着,再看小涵, 小涵双眼闭着睡着了吗?管不了这么多了,此时正在人间天堂处, 尽情淫荡吧。 我把小婷翻身躺着,趴上去用力插,毫无怜爱之情, 只管尽力插插烂这死荡妇。 我双手用力抓着她的乳房,小婷满足的叫着, 似乎不疼我更用力抓,更用力插她,她似乎更加卖力叫着, 我说: 「插死你个荡妇。 」 「来,插死我,强上我吧,啊!嗯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点, 你个没用的东西操你妈,快操死老娘,插啊, 插死我啊我喜欢被强上,你会强上人吗?」 我一听, 这荡妇果然重口味我更加用力干她,我用手捏住她的脖子, 说: 「老子操死你死荡妇,强上你,操死你, 操到你妈都不认识你烂货。 」 我又把小婷翻过来,双手反抓在背后, 把一条腿抬起挂在肩上坐在一条腿上,用力撞击着她的骚穴, 小婷叫得更欢了 说: 「啊……啊……快了, 用力别听,要来了!要拉了,我要拉尿了!」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, 勐插几下全根没入,射了好大一滩进去,我拔出来, 听见小婷说: 「啊……好爽啊……」我抓着鸡鸡在小婷的乳房上擦干净。 她已经闭着眼睛,喘着粗气,享受着高潮的快感。 我躺在小涵身边,抱着她说,「老婆?」 小涵紧闭的双眼流出了泪水, 我一阵心疼。 悄声说: 「对不起,不会有下次的。 」 小涵伸手抱着我, 在我耳边说: 「你永远都是我的。 以后再也不许和别的女人做爱。 」我把小涵的说拉到鸡鸡处,用她的手握住我的鸡鸡, 我说: 「我是你的鸡鸡是你的,心也是你的。 」。